欢迎您来到辽宁人才派遣网,在这里为您提供最一流的人力资源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HR资讯-行业动态

成长的烦恼如何解

依托巨大的市场,我国正成为全世界范围内共享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在政策引导和市场虹吸的双重作用下,作为共享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众创空间,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共享经济的魅力———让企业产生最大收益

众创空间是为创业者提供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的创业服务,并开展社会化、专业化、市场化、网络化的特色创新创业孵化服务的平台。

2015年,政府对商事注册制度、科研经费使用制度、创新产业的税收减免制度等进行了一系列重大改革,极大地鼓励了创业、创新的热情,催生了大量小微创业企业的办公需求。在这种形势下,以优客工场、无界空间、36氪、洪泰创新空间等为代表的一批众创空间涌现,出现了中关村创业大街等一批众创空间聚集地,为梦想创业的人们提供了交流的空间,也为资本和创意的结合提供了平台。

“众创空间为创业者提供的不仅是资金、技术、场地、代理中介等创业要素服务,更核心的是要帮助创业者成长,帮他们谋划未来、开拓市场、提供咨询,为创业者整合创业资源,成为创业者成功路上的导师。”科技部火炬中心孵化器处孙启新表示。

众创空间的这种优势,入驻北京优客工场的北京康壹国际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段然深有感触。康壹国际是一家关注老年人健康的智能穿戴设备提供商。去年11月,公司准备在京东搞股权众筹。眼看活动就要开始了,可合作的广告公司做的设计被告知不符合要求。情急之下,公司负责人在优客工场的朋友圈里求助。距离他公司不到10米的一家广告公司很快就回复说,自己已做过3家公司的众筹了。半分钟后,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坐到了一起,抱着信任的态度,价钱没谈就直接工作。康壹国际最后在众筹中,1个小时筹了1000多万元。

“如果按照正常程序,我们和广告公司合作,需要先市场调查,再谈价格、签合同、打定金,然后才开始做,这样至少俩星期。计划早就黄了。”段然说。

将创业者聚集到一个社区,产生“化学反应”;让入驻企业之间相互产生交易,从而产生最大的收益。这就是共享经济的魅力之所在,也是众创空间的优势所在。

“众创空间与其他孵化器不同之处,就在于它是激发创业者自发地去创业。”优客工场董事长助理王浩说,“我们为创业者提供各种服务菜单,你要什么服务,你自己去挑。我们给创业者更多的选择权和决策权,而不是被接收权和参与权。”

根据科技部火炬中心统计,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各类众创空间已超过2300家,与现有2500多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11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146个国家高新区,共同形成完整的创业服务链条和良好的创新生态。

“咖啡凉了”吗——

—没有好的盈利模式,必然被淘汰

2015年2月1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众创空间发展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提出要推动众创空间向纵深发展。此后,各类众创空间的扶植政策陆续在各地出台:除了各类税收、工商、审批等方面的支持,有些地方还有水电、网络等的减免政策,甚至还有各类风险补偿。在各项优惠政策带动下,众创空间出现井喷式发展。

然而,今年春节期间,一则“深圳地库孵化器倒闭”的消息引发各界的思考。地库创立4个月,由于入驻团队少,没有盈利模式,烧了100多万元,最终还是难逃倒闭。继地库之后,深圳孔雀空间的倒闭也让众创空间行业感到阵阵寒意。一时间,关于众创空间“咖啡凉了”的声音开始多了起来。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中,众创空间等新型孵化器迅速成长,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是一件好事。不过,在快速增长背后也出现了泡沫。如果没有好的盈利模式,没有好的项目和团队,众创空间的大洗牌不可避免。”新东方董事长、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俞敏洪说。

优客工场首席大数据官范宇认为,概念化的一拥而上、缺乏明确可行的行业标准、运营主体专业素质和能力良莠不齐等因素,都在制约着众创空间的可持续发展。

“有一些地区把建设众创空间数量当作硬指标,或者通过政策优惠强行推出一些成长性较差、功能性较低的众创空间,这只能形成表面的繁荣,难以从实质上促进创新创业。”范宇表示。

不仅如此,众创空间同质化严重。提供办公服务、工商注册、企业培训等,几乎成为众创空间服务的标配,甚至有些众创空间的商业模式与运营理念都大同小异,做成了“模仿秀”。而且,很多众创空间入驻的多是一些软件开发或者O2O运营项目,在项目类型上存在着很高的相似性,众创空间缺乏核心竞争力。更有甚者,有的地方创建众创空间只是为了获取政府补贴。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北京众创空间联盟、优客工场等联合发布的《中国众创空间发展蓝皮书》指出,我国的众创空间存在不成规模、底子薄、力量薄,区域发展不平衡等问题。更重要的是,盈利模式单一。众创空间多以租金作为重要盈利来源,甚至是唯一的盈利来源。在政策扶持期尚勉强维持生存,一旦失去补贴可能就难以为继。

“众创空间发展还面临运营管理人才欠缺的困难。”王浩说,“我国的众创空间目前都处在摸索期,无经验可循,对众创空间管理有经验的人才少之又少。我们这一行对人才评价很难标准化。北京、上海的社区经理对能力的要求都不一样,管理人才很难找。”

2016年全国两会上,由民进中央提交的《关于引导众创空间健康发展的提案》指出,目前行业存在一哄而上、制度不完善、评价体系不完善和创新创业环境不足四大问题,“这些问题可能导致众创空间热潮‘昙花一现’,客观上浪费财政投入、社会资源,也会打击社会公众对‘双创’的信心”。

可持续发展———提供专业化服务是王道

众创空间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在由政府主导向市场化过渡的今天,众创空间本身也是创业企业,可持续发展同样是这些机构面临的核心问题。

“目前,国家已经使用了财政杠杆支持创业孵化机构的发展,同时还设立专门部门引导孵化机构发展。”孙启新说,“但政府财政补贴主要是为了引导社会机构对创新型团队和企业进行孵化服务,众创空间不能将其视为生存来源,关键还是要靠自身去探索有效的盈利模式。”

一些目前发展较好的众创空间早就认识到,单纯靠出租办公桌,或者依靠政府补贴的道路根本走不通,探索有效的盈利模式是王道。

洪泰创新空间一直在探索走轻资产道路。在空间载体方面与其他企业和机构合作,将租金负担分担出去,将精力放在内容服务上。

优客工场则凭借自己与30余家投资机构和平台建立的良好的合作关系,为企业、会员和融资者搭建投融资服务平台。优客商学院为创业者及其企业在创业道路上提供从单项类到模块式以及综合性的各类创业管理实践课程,致力于搭建一个创业培训服务全要素平台。而这些服务,也必将成为优客工场的盈利点。

《关于加快众创空间发展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明确,要“促进众创空间专业化发展,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低成本、全方位、专业化服务,更大释放全社会创新创业活力,加快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增强实体经济发展新动能。”对此,《蓝皮书》建议,众创空间要发展,首先应合理制定众创空间绩效指标。应当不唯孵化面积、在孵企业数量、服务创业者数量等指标,而是更注重其创新创业服务能力和孵化企业存活率。要鼓励支持众创空间的联合、联盟,追求规模化发展。要健全众创空间投融资体系,打造全要素孵化平台。此外,还要发挥市场对资源的配置作用。政府的主要角色,应该是完善众创空间的技术服务体系、融资服务体系和孵化管理体系,而不是包办代替。政府服务不能行政化,必须引入专业化市场服务主体。

“当前,众创空间还承担着去产能,盘活城市存量不动产,为创新经济发展降低成本的任务。只有对我国众创空间的发展现状拥有清醒认知,对行业趋势拥有准确判断,对市场各主体的角色拥有清晰厘定,众创空间才能在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范宇表示。

[返回上一页]
在线咨询服务